Effie火_煭鸟(某鸟啊啊啊)

骨砸咖啡厅

(介里是只火烈鸟(萌新开坑…)……封面来自我的手(手残…丑…)文渣一只…开始吧……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叮铃!”


*你推开了门,清脆的门铃响起,悦耳至极。


“哎呀~欢迎光临~小可爱~”


*lust轻轻的磨着咖啡豆,萦绕于梁的咖啡因闻起来舒服极了,阳光顺着窗户悄悄爬进店内,整个店都是那么的令人安心。


“你想来点什么,小可爱?”


*lust绕过吧台向你走来,他身上充满着咖啡甜美的香气,轻轻挑起你的下巴,你对上了他的眼睛,面颊发烫。


*我…我是来应聘的……


“那可真是太好了呢~正需要你这样的小可爱呢~”


*lust从吧台里取出两个精致的小杯子,冲泡好咖啡,轻放于桌面。意示你来喝一杯。轻抿一口,轻嗅一下,竟如此温暖。


*你将咖啡捧于手中,紧盯着倒映于咖啡中的你。


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你看起来不太好呢~”


*你放下了所有的警戒心 告诉了他你这几天所遭遇的一切不幸。你紧紧的攥着手中温暖的咖啡,痛苦的眼泪落于杯中。而他静静的倾听着,在大哭一场后,你竟觉得如此轻松。


“有好受些了吗?”


*你点了点头,看着手中那杯肯定咸透了的咖啡,猛的站起身。


*啊!对,对不起!你好不容易泡的咖啡……


*你看起来真是可怜透了!哭红肿的眼睛,发红的鼻尖和快流出来的鼻涕,你自己都觉得真是可怜透了,lust却抚上你的脸颊,指尖穿过你的发股,拭去你的眼泪


“噢~不要在哭了,小可爱~你看起来真想让人c…”


*对于他后句话的停顿,你歪歪头,刚想问一问,他却先开口,笑意朦胧,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…


“先去换个衣服吧?”


*什么衣服?


*lust连拖带拽地带你到一个小房间,轻轻的将你推进去,关上门,墙上挂着一条连衣裙


“当然是服务生的衣服啦!”


*你看着墙上的衣服很是纠结,但是你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,你拿下墙上的衣服,衣服后面挂着个袋子,粉嫩粉嫩的,袋子里装着…


“叮铃!”


*门铃又一次响起,这次走来一只小红毛,金色的虎牙充满着霸气。左手握着一瓶芥末酱,看向lust。


“woc!你怎么在这!?”


*lust摊摊手,挑起眉看向fell


“你们都不在,只能我来守店了啊~”


*你轻轻地推开门,清脆的铃铛声响起,脸上一大片的绯云,你尽量低着头不让lust看见。


*听见铃声的两只小骨头齐齐看向你,挂于猫耳的两个小铃铛,尾巴上的大蝴蝶结以及…挂于颈部的锁链。一件普通的女仆装硬是给lust改成这幅充满情欲的模样。fell猛的握住手中的芥末酱,酱汁随着手的轮廓滴落于地,占有欲在急速地飙升。lust擦了擦口水,挑起你的下巴,捏着手感看起来就很好的猫耳,玩弄着金色的小铃铛。


“穿着很可爱呢~”


*你看着lust的眼睛,温柔一笑,身上这件衣服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为情了。


*fell现在只想将你囚禁起来,成为他一个骨的东西。在fell失控之前lust将你推进后台。


“现在还没有到高峰期,你先去后面洗一洗盘子吧,小可爱~”


*被推进去时高跟鞋的鞋尖在地面打滑,重心后倾,并且带倒了台子上的一摞盘子。盘子的破碎声及疼痛感都没有如期而至,你微微睁开眼,眼前的骨很完美的接住了那些本该破碎的盘子,而horror像是拎小鸡一般的将你拎了起来,murder放下盘子,抚好兜帽,蹲下身凑近你的脸,轻轻地将鼻息喷在你的脸上,嘴一勾扬起一抹邪笑。眼中似乎闪过红光,眼神疯狂。horror的斧子架在你的脖子上,阴冷的气息侵蚀着你每一根神经。


“看看paps,闯进来一只小野猫呢~”


*murder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了起来,你身上寒毛竖起,回头一看身体一僵。horror猩红的眼睛里闪着捕食者的光芒。murder和空气的对话似乎越来越不妙,horror高高举起他的斧子。


“一份“头狗”马上来!”


*你微微张着嘴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,瞳孔如针般细,你的眼中布满绝望。斧子离你的头越来越近,脑袋里一嗡一片白。直到murder用魔法将已经碰到你脖子的斧头停下。


“你是想抢我的exp?”


*斧子冰凉的触感是你瞬间回神,泪水以最快的速度模糊了你的双眼,你轻轻的抖动着,强烈的恐惧似乎紧紧的握住了你的喉咙使你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
“嘿!小可爱~准备好来上班……”


*场面一度尴尬,四骨懵逼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介里是新人开文,文笔很渣哒啊…三子们的性格什么的可能把握的不是很好………QAQ…希望支持啦~)